皇城国际app
展开分类
收起分类

媒体时代 夸张里面带夸张

2022-06-10 17:56:04

  媒体时代 夸张里面带夸张窦文涛:但是最近以来,很多观众都注意他,做节目的时候这个情绪啊,咱们说父母年老了,有时候表现出来情绪会像小孩一样,突然就哭了或突然什么。我怎么觉得有时候看徐老师,比如让人想起有时候指责社会上的一些事,怎么那么生气呢,来由没有自然的过渡。甚至有一次,因为观众在电视上看不到,我当时心里头吃惊。就有一个疯狂英语的创始人,闹了一个新闻,让学生们下跪。本来评论这个跟徐老师也没什么关系,说着说着,突然间,什么人能跪啊,我们能对什么人跪啊,眼睛含泪。

  陈丹青:我同情,我不觉得这是生理影响,这有一根经被弄起来,就我们被侮辱太久了,怎么现在还有这事啊,要我我也会愤怒。

  陈丹青:太不象话了,当然。凭什么?这什么年代了,我现在就想愤怒,我完全同情他。

  陈丹青:我倒是觉得,如果更年期他可能会丧失愤怒这种功能,如果还在那不是更年期。

  窦文涛:我跟你来个牛的。你说岁数大,现在说岁数小的,他们在变成什么样的人,最近有一段网上的视频在网上到处传,在一个女厕所里,好像最后说是可能深圳的一个学校,女厕所里,几个女同学打一个女同学,我给你们看一下。

  刘索拉:女人打女人的这种女人非常可恶。而且一群,一群女的打一个女的这太可恶。她们一辈子就内疚这一件事情,非常丑恶的一件事情,所以非常坏。

  窦文涛:动物性。但是现在心理,儿童心理学家还说呢,说最近这个时尚,就是好像比较受欢迎的女孩子叫野蛮少女。

  刘索拉:野蛮,有个电影说个《野蛮女友》指的那女孩比如说能打欺负人的,打坏人。

  刘索拉:它是一个故事,对。这个就是文革,文革怎么能起来就是靠这些人,就是文革的人,当时打人、抄家就是这些人。

  陈丹青:女孩子因为我们假定一个价值,好像她们都文静或者怎么样,其实是一样,雌狗,雌性动物都一样。

  窦文涛:我注意到你刚才讲得一个话,他老说这个被夸奖,或者说媒体的美学效果,那意思是不是说很多事实际是假问题,实际并不是像人们议论的那个样子。

  陈丹青:既不是假问题,也不是真问题,就是经过媒体以后,他跟原来的形态不一样了。什么事被媒体说一遍以后,你不能说这是伪问题,但你也不能说它跟真的发生的事情是一回事。所有媒体其实都在夸张一个他针对的那件人或事。

  陈丹青:所以我们整个国家因为进入媒体时代,当然可能还没有准备好,西方为什么比较成熟,就是他少不了媒体,但他知道这是媒体。意思就是说,媒体跟真实发生的它还是不一样。所以一个公民社会,一个比较成熟的社会,他首先看他对媒体的一个态度,他相信媒体,同时他跟媒体又保持一个警惕关系。当然他又是,他有各种媒体报道同一件事情,角度、价值观、判断都不一样。中国不是这样,中国基本上还是只有一家媒体,同时媒体本身也不成熟,整个接受媒体的群体也不成熟,所以这个时候是一种互相夸张,夸张里头带夸张。

  窦文涛:这就像你说的生活在一个复制的时代。其实你看我是搞媒体的,我就特别同意他说的,因为我知道这个新闻是怎么弄出来,从我嘴里是怎么说出来的。

  窦文涛:所以我就会提醒我的很多朋友,看见杂志上说你什么事,你可先别着急。

  窦文涛:你先弄清楚,他是经过媒体翻译之后,我们生活在这儿,我们喜怒哀乐,我们什么,但是他跟那个原初的真相距离差远了。

  陈丹青:组装你的话,甚至把你没说过的话安到你嘴上。但是我相信我不会太计较这个事,我会愕然,哎呀,这又给我玩了一把,但是我不会太那什么。因为我觉得他就是媒体,你不能太当真。

  刘索拉:我觉得还有一个事,是中国现在事情还是不分类,比如像刚才录像看得那个,那个类型是属于坏人。不管小孩什么,因为我们经历文化革命,我们知道什么叫真的,我经过文革我看一些小孩,尤其初中生打人,欺负同学,我一点不原谅这些人,我觉得他们是坏人。而且我经历在初中的时候,我看见那些女的。

  刘索拉:特别恶,而且我经历过女孩子陷害我,比如说我经历过这种,集体的女孩子在一起,背后要陷害一个人,因为这个女孩好欺负,我经历过这样的人。对我来说,那些女孩就是坏人,我一点不原谅她们。而且这些女孩子她们就是坏人,长大还是坏人,她不会变成好人,这一点我不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