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城国际app
展开分类
收起分类

村官吃垮面馆实在太夸张

2022-06-23 11:02:56

  村官吃垮面馆实在太夸张2006年,沙师傅在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元龙寺乡开了个面馆,2012年,因为外债太多、资金短缺,他不得已关了门。最基层的村官吃面食欠账也疯狂,竟然把一家面馆吃垮了,这实在够夸张。

  2006年,沙师傅在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元龙寺乡开了个面馆,2012年,因为外债太多、资金短缺,他不得已关了门。沙师傅说,元龙寺乡32个村的村干部都在他的面馆赊过账,讨债两年,还有13个村拖欠4万余元。

  最基层的村官吃面食欠账也疯狂,竟然把一家面馆吃垮了,这实在够夸张。按照报道披露,平均每村每年在面馆消费2000多元。以每碗面条平均10元来计算,每村几个村官一年平均至少吃掉200碗面条,这完全把沙师傅私人开的面馆当成了村里的“公共食堂”。这些村官如此爱占小便宜,让人难以置信。

  笔者以为,既然吃饭欠账者“一般就是村支书、村主任、村会计”,而不是接待外来的领导和客人,理应由这些吃喝者自己来买单,因为就几个村官来面馆消费,看上去与公务接待没有关系,凭什么欠账等着公款来买单?

  “村官吃垮面馆”现象折射出,村官吃喝腐败呈现互相效仿之势。欠沙师傅面馆饭钱的村子涉及元龙寺乡32个村,已经成为普遍现象,这大概是因为“你吃我也吃”、“不欠白不欠”的心理所致。

  村官吃垮面馆,看似事情不大,但其背后反映出的基层村官非官生态,令人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