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城国际app
展开分类
收起分类

乌克兰的“入盟”之路

2022-06-28 16:29:26

  乌克兰的“入盟”之路自从英国脱欧以来,欧盟内部一直矛盾重重。在西班牙《世界报》看来,同意乌克兰成为欧盟候选国,可以被看作是一个“鼓舞士气”的象征,但乌克兰要想顺利走完“入盟之路”全程,并非易事。

  按路透社说法,乌克兰受益于“快速入欧”程序,相当于驶入了“快车道”。这与同样处于欧洲东部,正在排队的“西巴尔干国家”形成了对比。

  德国总理 朔尔茨:近20年来,西巴尔干国家一直在等待成为欧盟成员国的机会。

  20世纪末持续到本世纪初的巴尔干地区内战,在欧洲历史上留下了最为惨痛的一幕。大约20年前,欧盟出于地缘政治目的极力拉拢西巴尔干国家,2016年2月,西巴尔干国家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递交了入盟申请,时任波黑主席团轮值主席德拉甘·乔维奇(Dragan Covic)满怀期待地认为,波黑有望在2017年初获得候选国地位。但时至今日,欧盟都没有兑现当初的承诺。

  波黑主席团主席 扎费罗维奇:如果今天有一个国家应该因地缘政治和地缘战略原因,获得欧盟候选国地位,那就是波黑。

  阿尔巴尼亚、塞尔维亚、北马其顿、黑山多年前就已成为欧盟候选国,但谈判陷入停滞。

  如今,对于“插队入欧”的态势,阿尔巴尼亚总理埃迪·拉马(Edi Rama)不禁吐槽说,这也许只是某种“幻想”。

  阿尔巴尼亚总理 埃迪·拉马:17年过去了,(北马其顿)仍然作为欧盟候选国在等候着开启入盟谈判。它甚至为此改变了国家的名字,但并没有带来任何改变。试想一下,为了加入欧盟要改变自己国家的名字,换作法国、意大利能接受吗?阿尔巴尼亚也等待了8年时间。

  本次峰会上,尽管塞尔维亚等国极力支持北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开启入盟谈判,但会议中依然未能取得进展。

  北马其顿总理 科瓦切夫斯基:我开门见山地说,现在发生的事是很严重的问题,严重打击了欧盟的信誉。

  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直呼,“入盟之路”对巴尔干国家不公平。

  荷兰首相 吕特:我担心这可能会导致乌克兰急于求成。在这里(欧盟)制度也很重要,它不是一个情感系统,而是一个政治系统。

  加入欧盟的程序非常复杂。简单来说,可分为四个环节:提出申请;获得候选国地位;开启入盟谈判;获得批准。自2013年7月克罗地亚加入欧盟后,近9年来欧盟再也没有接纳新成员,反倒是2020年英国脱欧让欧盟减员一名。

  欧盟委员会主席 冯德莱恩:在进入下一阶段(入盟谈判)之前,各国都必须做足功课。

  按程序,乌克兰在开启入欧谈判之前,还需要完成欧盟委员会设定的一系列改革任务。

  德国《世界报》指出,政府清廉、司法改革和所谓的“自由程度”,都将是开启入盟谈判的难点。

  英国广播公司公布了一组乌克兰和欧盟国家的数据比较,其中扎眼的是:如果按国土面积算,乌克兰加入欧盟将成为“最大”的欧盟国家。人口超过4000万,相当于德国人口的一半。但乌克兰也是欧洲最穷国家之一,人均GDP仅为3724美元,是欧盟平均水平的九分之一。

  当年德国统一后为了吸纳东德,花费了超过2万亿欧元,向民众加征了30多年的5%到7%“团结税”。这笔税收直到新冠疫情暴发后才大幅度减免。

  而欧盟在吸纳了成员国主权后,如何给予相应的权利,进行有效治理,也就是所谓“民主赤字”问题,同样是学者们争论不休的问题。

  6月24日,乌克兰政府欧洲一体化协调办公室主任纳塔利娅·福尔修克(Natalia Forsyuk)表示,乌克兰的入盟谈判预计于2023年年初启动,预计2029年乌克兰将正式加入欧盟。但乌克兰究竟要达到什么样的“入盟标准”,乌克兰普通民众也感到困惑。

  乌克兰基辅民众:这(成为候选国)并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欧盟是在捍卫自己的利益,所以乌克兰的情况不会有什么改变。

  “按照通常情况,乌克兰是不能成为欧盟候选国的,我们赋予它这个地位,是因为那里在打仗。”

  对此,俄罗斯国家杜马主席沃洛金(Vyacheslav Volodin)直言,比起客观的欧盟的规则和标准,欧洲政客们试图削弱俄罗斯的主观意愿占了上风。

  俄罗斯总统 普京:欧盟不是一个军事组织,与北约不同,北约是一个政治军事集团。我们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我们并不反对(乌克兰加入欧盟)。是否加入一个经济联合体,是任何国家的主权决定,是否接受新的国家成为其成员,也由该经济联合体决定。

  这被看作是把脱胎于“欧洲经济共同体”的欧盟,与脱胎于冷战的“北约”区别对待。

  6月22日,德国总理朔尔茨表示,在26日举行的七国集团(G7)峰会上,将就一项“乌克兰版马歇尔计划”进行讨论。

  二战后,美国曾凭借经济上的“马歇尔计划”、政治上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第68号文件”以及军事上的北约构建了冷战期间针对苏联的“西方阵营”。

  对此,俄总统普京发出警告称,鉴于乌克兰的经济严重依赖补贴,如果执意加入欧盟,乌克兰的国内市场将得不到保护,可能会“变成西方国家的半殖民地”。

  俄罗斯外长 拉夫罗夫:我们非常清楚,欧盟在过去几年中演变出具有侵略性的意识形态背景,首先是恐俄背景。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此次欧盟峰会召开之前,法国、德国、意大利、罗马尼亚四位欧盟国家的领导人提前访问了基辅。其中法、德、意领导人结伴从波兰连夜乘火车前往,引人注目。

  与“火车三人组”刻意表现出“家境并不殷实”相比,乌克兰更关心的是西方能否“大手笔”援助武器。

  乌克兰副国防部长安娜·马利亚尔(Anna Maliar)吐槽称,西方过于“小家子气”,基辅只获得了所需武器的10%。

  在欧盟国家领导人临行前几天,乌克兰总统办公室主任顾问波多利亚克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份武器装备的“愿望清单”,其中包括1000门155毫米榴弹炮、300套多管火箭武器系统、500辆坦克、2000辆装甲车以及1000架无人机。

  “凯撒”卡车炮,重量只有18吨,是52倍口径、155毫米的大口径自行火炮,由于弹药通用,能“打了就跑”,被看作是北约援助的最“实用有效”的进攻性武器之一。

  但6月20日,法国政治评论家泰尔瑙在推特上透露,俄军已经完整无损地缴获了两门“凯撒大炮”,并运回国内进行仿制。

  俄罗斯国家技术公司下属的乌拉尔机车车辆厂,则在社交媒体上不无讽刺地对“法国总统的礼物”表示感谢。

  尽管法国军方对援乌先进武器“落入敌手”予以否认,但乌克兰方面已经频繁表达出对西方援助“不到位”的不满。

  《朝日新闻》注意到,随着战线拉长,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已经不太情愿向乌克兰持续“输血”。

  意大利参议员 阿巴特:意大利人民要求什么,总理?要求意大利不再向乌克兰提供杀人的武器,因为我们不知道这些武器会落到谁的手里。

  对俄制裁也使欧洲国家经济遭到反噬,许多欧洲国家的民众已经出现“厌倦乌克兰”的情绪。《洛杉矶时报》公布的民调显示,在法国和德国,都有超过40%的民众希望俄乌冲突尽快结束,意大利人更鸽派,“和平阵营”占到52%。

  此前的5月21日,德国国防部长兰布雷希特曾表示,乌克兰保证将把接收的武器仅用于防御目的。但实际上,随着援乌武器的射程越来越远,非军事目标遭袭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 涅边贾:火箭弹的弹道轨迹显示,发射点位于基辅控制的区域,这些武器正好都是西方国家援助乌克兰的武器。

  因此,在此次行程中,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朔尔茨和意大利总理德拉吉依然表态谨慎。

  德国总理 朔尔茨:与普京保持沟通是非常必要的,我会持续这样做,法国总统也会这样做。

  作为2022年上半年的欧盟轮值主席国,法国自俄乌冲突以来一直在双方之间斡旋,据马克龙自己估计,在过去半年里,他与普京通线个小时。

  但发布会上,法乌领导人的一组互动照片,被英国《每日邮报》等媒体评价为“非常尴尬”。

  6月21日,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在欧盟国家领导人离开后,乌克兰并未尝试恢复与俄谈判。

  俄总统新闻秘书 佩斯科夫:我们希望这三个国家的领导人以及罗马尼亚总统,不只专注于通过援助武器来支持乌克兰。

  俄罗斯科学院欧洲研究中心专家奥连琴科注意到,此次乌克兰开启“快速入欧”程序,背后也有来自美国的外部压力。

  而如今,在俄乌冲突仍然焦灼的情况下,欧盟之外的美英高调开启了新一轮对乌军事援助。使欧洲的局势变得更为复杂。

  他没有选择和欧洲“伙伴”一同前来,折射出英国在乌克兰问题上截然不同的态度。

  俄罗斯《真理报》认为,马克龙、朔尔茨等人访问基辅是为了说服泽连斯基与俄罗斯恢复谈判,而约翰逊不顾一切地冲向基辅,则是为了继续给俄乌冲突“拱火”。

  约翰逊还承诺,英国将为乌克兰军队提供军事培训,每四个月训练1万名乌克兰士兵,培训科目包括作战技巧、基础医疗技能、网络安全以及排爆技术等。

  英国国防大臣 华莱士:我们在英国和其他伙伴国,加强了对乌克兰武装部队的培训。

  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英国大力援助乌克兰各种武器装备,包括数千枚“NLAW”反坦克导弹、M270多管火箭系统、“星光”防空导弹系统(starstreak)、“硫磺石”导弹(brimstone)、155毫米自行火炮、装甲车等等。

  在一些学者看来,欧盟国家领导人虽然也承诺会继续援助,但这更多地被视作是迫于美国强加的“政治正确”而展现的一种姿态。

  中东战略研究中心专家 奥尔汉:(乌克兰危机)给欧洲国家带来困境,它们希望危机早日结束,而从美国方面看 ,冲突持续似乎可以制造更多机会,更符合其自身利益。

  而将俄罗斯“踢出大国行列”以及“美国希望看到一个被削弱的俄罗斯”,则是美国防长奥斯汀等高官直言不讳的观点。

  巴西圣保罗州立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 马科斯:我认为这场战争不会在2022年11月(美国中期选举)之前结束。我为什么要这样说,拜登的美国政府面临着一系列结构性问题,主要是通货膨胀。只要有战争,就至少可以作为将所有施政失败归咎于外部冲突的借口。

  而已经脱欧的英国,更在俄乌危机中找到了“扮演美国对欧洲大陆的‘牵制者’角色”的机会。

  意大利《晚邮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约翰逊有意邀请乌克兰建立一个“小欧洲联盟”,成员可能包括波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还可能拉上一心想要加入欧盟却始终未能如愿的土耳其。

  不过,在俄乌问题上“比德法意更积极、比美国更努力”的英国,国内却频频“亮红灯”。

  英国民众:必须工作50到60个小时,才能支付得起账单和房租,在21世纪的今天这是不可接受的。

  在英国媒体INEWS看来,40年前,撒切尔夫人面对高企的通胀和国内高涨的不满情绪,曾利用马岛战争的胜利成功连任。而如今约翰逊利用乌克兰危机“解套”,困难重重。

  法国总统 马克龙:我也不能忽视这些贯穿法国并且反映在新议会中的巨大裂痕和深刻分歧。

  6月19日,法国国民议会选举第二轮投票结束,马克龙所在的中左翼联盟未能获得超过289席及以上的绝对多数,这意味着马克龙接下来五年的执政之路很可能受到制约。

  而极左翼政党“不屈的法兰西”领导人梅朗雄强势崛起,勒庞领导的极右翼“国民联盟”获得历史性胜利,成为议会第三大力量,更让马克龙面临“左右夹击”。

  从6月21日起,马克龙已开始在爱丽舍宫会见多个反对党领导人。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马克龙必须寻求与反对党合作,才有望应对新任期内的第一个严峻挑战。

  而在德国慕尼黑,6月22日,8辆警车遭纵火焚毁,给26日开幕的七国集团峰会蒙上阴影。

  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今年5月德国的通货膨胀率为 7.9%,已经连续三个月创下自德国统一以来的历史新高,原因就是“能源危机”。

  面对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减少,德国政府不得不敦促企业和家庭将天然气消费量降至最低水平。

  比利时首相 德克罗:如果今天德国已经在考虑,冬季面临天然气短缺的问题,那么对德国和所有其他欧洲国家的影响,都将是巨大的。

  与欧洲人绕不开的俄乌危机相比,6月25日,美国总统拜登启程前往欧洲,参加七国集团峰会和北约峰会,他表示此行中“不太可能”访问乌克兰。

  不过,6月15日,拜登政府又向乌克兰提供了价值1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其中不少属于重型武器。

  美国防长 奥斯汀:包括多管火箭系统所用的弹药,18门带有战术车的M777榴弹炮,以及36000发155毫米口径炮弹。

  这批军援中,最受关注的是美国将首次向乌克兰提供的两套岸基“鱼叉”反舰导弹系统(Harpoon)。《华尔街日报》报道称,这是乌克兰一直想要的装备类型,将增强对俄黑海舰队的威慑。

  俄罗斯外长 拉夫罗夫:仔细看看那些运往乌克兰的武器吧。同样的毒刺导弹和标枪导弹,已经在黑市上出售,并且出现在阿尔巴尼亚和科索沃。

  伊拉克安全专家阿基拉·阿尔塔亚(Akila al-Taya)担忧地表示:“这些武器不仅有可能被走私给乌克兰境内外的极端分子,甚至可能落入包括“伊斯兰国”在内的恐怖组织手中。

  6月19日,俄罗斯国防部发表声明,俄海军用“口径”导弹摧毁了位于尼古拉耶夫市一个变压器厂内的10门M777榴弹炮和20辆西方援助乌克兰的装甲车。

  据俄罗斯卫星新闻网称,俄方此前已向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发出照会表示,任何向乌克兰提供的、带有武器的货物都将成为俄武装部队的合法打击目标。

  北约是否能够顺利地启动芬兰和瑞典的“入约程序”,在土耳其的坚决反对下,同样充满了未知数。

  值得注意的是,土耳其早在1999年就成为“加入欧盟候选国”。这也从侧面印证了,无论是“入盟之路”还是“入约之路”,都不太好走。